周小川回应数字货币“五问”:科技公司想参与,就不能耍小聪明

中新社北京4月17日电 (记者 夏宾)“2022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于15日至17日举行,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央行原行长周小川在列席论坛时回应了外界对数字货币的五大热点成绩,并特别强调,科技公司若想参与数字货币或领取零碎,就要向高规范靠拢,不能耍小聪明。

一问:如何区分和评价CBDC(央行数字货币)与商业银行M1货币的可行性和波动性?有观念称,央行货币是波动的,其发行的是M0货币,商业银行账户里的M1货币是商业性货币,不具有100%的波动性。“这个说法实践上能够有一定的成绩,是值得质疑的,而且也容易惹起一些信任上的混乱。”周小川说。

他表示,虽然达不到100%,但商业银行的货币具有相当高的波动度,而央行货币自身也并非100%的波动,其波动与否还要看购置力。

他进一步称,以大型科技公司、金融科技公司为代google voice接口表的第三方机构假如也想做数字货币或参与领取零碎,就要考究诚信,不能耍小聪明,要在不同水平上向高规范靠拢,例如很高的资本充足率、存款预备金要求、具有存款保险机制、强无力的监管及公司管理,由于一旦脱离上述规范,公司波动性会呈现成绩,进而影响整个零碎的波动性。

二问:如何了解中国央行强调数字人民币的M0定位?周小川表示,首先,强调研发数字货币是为了替代M0,标明是想把使用重点放在批发环节,特别google voice出售是借助于互联网和挪动互联网终端给民众提供更小气便。

其次,央行管理M0和管理M1的是不同部门。“研发的费用、试点的费用从哪儿出,都是有管理的。所以M0的定位也防止了大家打乱仗。”周小川说。

再次,以后在央行和金融体系中,M1运转比拟正常,进一步改良的空间不大,定位于M0可防止对正常运转的M1零碎形成冲击。

三问:中国央行能否应放慢并更多地发行数字货币?有人提到,特别是跨境的数字货币,这也与以后地缘政治方面呈现的成绩相关,希望数字货币在此方面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货币印多少可以本人决议,但能否能出去流通取决于使用。”周小川还指出,假如其它领取工具用得好,M0就会下降,比方说如今第三方google voice转领取的钱包其实没有真正的货币现金,都是账户式资金,大家觉得不必拿那么多现金,也有替代的关系。

周小川提到,如今有很多国际上的讨论以为中国数字货币开展快,是未来“了不起的武器”,但货币发行是资产负债表的负债方,地方银行要经过制度保证、承诺和后援支持来保证收回的货币有购置力,从这个角度看,想把数字货币使用在其它方面并不是那么容易,特别是像地缘政治成绩。

四问:以后数字货币存在着多种方案、多种产品的竞争选优,要求其具有通用性能够需求一个进程,应该怎样掌握这种关系?周小川称,不能够在一开端太强调高度分歧性,不能够事前决议由谁来做规范,先进的规范不是制定出来的,只要在理论中多方案并行,使其竞争选优,到一定阶段后再有些机构来加强通用性,才干强迫性或半强迫性地推进互通性。

五问:数字货币能否必需要立法先行、要有国际规范?“这个愿望是好的,但是还在研发、创新进程中不能够把立法都搞那么清楚了。”周小川指出,中国人民银行法规则,人民银行担任发行人民币、管理人民币流通,同时要维护领取清算零碎的正常运转,数字货币研收回来属于人民币,那就并没有说要先立法,不立法就不能无数字人民币。

他还表示,发行货币是主权事项,不触及国际规范,虽然希望国际组织能起到一定作用,特别是在跨境领取规范中起到引导和树立次序的作用,但没有法律上的要求规则必需先有国际规范才干做。(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