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评论:知网开放团体查google voice d重,但整改之路还很长

  柳早

  6月12日,知网发布音讯,正式开启团体查重效劳。免费规范是1.5元/千字,研讨生学位论文可以收费查3次。

  团体查重,曾是知网备受诟病的成绩。过来知网查重效劳只对机构开放,再由学校给予先生一次或几次不等的查重时机。这种无限的时机,远不能满足先生的需求,先生只好求助各种地下渠道,想方设法查重。

  这种形式不只破费不小,还容易受骗上当。而机构的查重效劳,还被曝光有外部人员拿来转卖牟利的状况。可以说,已经的查重途径关于先生来说,是个毕业前的“大山”,先生们的吐槽、埋怨由来已久。

  如今开放团体查重了,虽然难免费,但最少提供了一个正轨的渠道。依据知网的说法,团体查重“不高于市场主流同类产品价钱”,这或许能加重点先生们的经济担负。从现有信息看,这多少算是一个提高。

  当然,也有先生说这会儿本届毕业生早都辩论完了,知网少了点诚意。这倒不用太吹毛求疵,有改良终归是值得鼓舞的。

  不过,知网被指责的成绩,远不止查重这一个。知网蒙受批判,重要缘由是由于数据库免费过高、连年跌价,连中科院都表示买不起了,只能弃用。在网上一检索,因免费贵弃用的高校和单位可谓屈指可数。

  而且,知网的版权收益成绩,眼下也悬而未决。哪怕赵德馨教授等知名人士起诉知网胜诉了,但成绩还在。论文作者的休息效果,平台用来牟利,作者本人不只毫无收益,还要付费下载。这个理想悖论让人觉得荒谬。除了一事一议、挨个起诉之外,知网如何从平台层面理顺逻辑、从制度上化解矛盾,全社会还在盯着。

  换句话说,知网的成绩很多,开放团体查重只是其中一小步。这一小步应该鼓舞,也会在将来的详细运用中迎来各种社会评价,但知网应该明白,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说一千道一万,一切理想都指向一个对知网最致命的“元成绩”:如何在获得市场头部位置之后,坚持知识平台的公益属性,而非肆意妄为?

  知网被责备的免费、高傲、霸道等等,其实都是垄断之下的衍生议题。目前知网曾经拥有现实上的垄断位置。知网收纳6000多万份文献、中心期刊收率为99%,在高校市场的占有率近100%,其他次要市场的占有率为60%以上。如何在这个情况下,还能坚持公益,兑现知识共享的平台初衷,抑制滥用垄断位置的激动,就是一个不小的应战。

  但处理方案只能回到反垄断的大框架里。往年5月,市场监管总局表示依法对知网涉嫌施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目前调查后果尚未发布,但也标明了知网成绩的“规格”。知网的成绩不会再停留在言论口诛笔伐的层次,必需归入社会管理的视野,将之作为有标志性意义的一次市场完善。

  团体查重在相关部门调查不到一个月即发布,多少让人们对后续停顿抱了一些等待。客观来说,作为知识分享平台,盈利和公益的均衡,理想化等待与理想可行性的妥协,并不是很容易。但知网的成绩假如处理好,无疑为处置相似成绩打了个样,对国际学术市场、知识空间的良性开展来说可谓善莫大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