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价3660元,促销价1元!“寺库”砍单被判构成欺诈......

  记者/裴莹  编辑/李晓雨  监制/何永鹏 任震宇   原价3660元的衣服现价1元   消费者下单领取成功后   却因“订单异常”被“砍单”   消费者质疑寺库商贸公司违约   主张按原价赔偿   法院判决来了   订单被私自取消   消费者要求寺库商贸公司赔偿   取消订单形成的差价损失18295元   近日,北京法院审讯信息网发布的一份诉讼判决书讲述了消费者被电商“砍单”后的维权故事。   2021年5月1日,山东临沂消费者赵先生发现,在寺库商贸公司运营的“寺库网”购物平台上,原价3660元的Maryling/玛俪琳的一款衬衣,现价只需1元。他赶忙下单购置了5件,页面显示“订单经平台审核经过才干领取”。 ▲“寺库网”截图。材料图   5月2日,赵先生收到寺库商贸公司的短信告诉订单审核经过,领取5元货款。   但在赵先生等候收货进程中,寺库商贸公司双方面告知商品价钱存在异常无法发货并取消订单。 寺库商贸公司客服回复赵先生称: “......为表歉意,我们会直接将三百元本品牌优惠券发放至您账户......”   但赵先生以为,涉案商品原价单价为3660元,寺库商贸公司取消订单的行为给其形成的经济损失数额为18295元。寺库商贸公司取消订单的行为构成违约,赵先生将寺库商贸公司上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要求其赔偿取消订单形成的差价损失。   法院审理以为   寺库商贸公司构成违约   但以合同总价款与优惠前价差   确定违约损失违背公道准绳   2021年6月4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该案。原告寺库商贸公司经传票传唤,无合理理由拒不到庭参与诉讼,案件依法出席审理。   庭审中,赵先生提交了购置涉案商品时寺库网店铺中页面截图,证明其购置涉案商品时,销售页面用白色字体标注“活动价”1元。 ▲寺库平台效劳协议   法院审理以为,赵先生向寺库商贸公司领取货款,已实行买卖合同的次要义务,单方树立了信息网络买卖合同关系,该合同合法无效,单方均应依法实行合同项下的义务。寺库商贸公司未实行发货的合同次要义务,构成违约。   赵先生要求寺库商贸公司领取商品活动差额18295元,属于要求违约方承当赔偿损失的违约责任。这一恳求能否合理?   《民法典》第五百八十四条规则:“当事人一方不实行合同义务或许实行合同义务不契合商定,形成对方损失的,损失赔偿额该当相当于因违约所形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实行后可以取得的利益;但是,不得超越违约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许该当预见到的因违约能够形成的损失。”   法院审理以为,依据赵先生在诉讼中的主张,该案不存在转售收益的预期损失,也不存在以低价购置替代货物所发生的损失。因而,赵先生要求寺库商贸公司赔偿合同总价款与涉案商品优惠前价钱之间差价的诉讼主张,缺乏现实根据。   法院以为,如此大的差额索赔主张,也并非寺库商贸公司在施行违约行为进程中所能预见到的因违约能够形成的损失,以合同总价款与涉案商品优惠前价差确定违约损失亦违背了公道准绳。   法院认定   寺库商贸公司构成欺诈   判赔500元   法院审理以为,寺库商贸公司以涉案促销手腕吸引客户后又取消订单,有两种能够:其一,寺库公司基本没有涉案商品,而虚拟上架以吸引流量。其二,寺库公司在发现被同一客户购置多单后经过取消订双方式试图“止损”。   不管是哪种状况,从消费者角度来看均可以了解为欺诈行为,寺库公司也该当可以预见到会被有权机关认定为欺诈行为的能够性。   法院审理以为,寺库商贸公司因违背合同能够形成的损失的范围应划定在《消费者权益维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则的范围内,即运营者提供商品或许效劳有欺诈行为的,该当依照消费者的要求添加赔偿其遭到的损失,添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置商品的价款或许承受效劳的费用的三倍;添加赔偿的金额缺乏五百元的,为五百元。   日前,北京互联网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判令北京寺库商贸无限公司赔偿赵先生损失500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