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武校习武身亡”案二审维持涉事教练6年刑期判决 法院回应

该案一审法院新密市法院

红星旧事记者 王剑强

编辑 张寻

4月16日,红星旧事记者得悉,此前引发言论普遍关注的“登封男童武校习武身亡案”有了新停顿:近日,河南省郑州中院对该案作出二审讯决,维持涉事教练桑某明因过失致人死亡罪获刑6年的一审讯决。

依据红星旧事此前报道,2019年10月,时年7岁的程某博在河南省登封市一武校受伤后脑死亡。

登封市人民检察院指控,登封市少室路北段嵩山村天辰俱乐部内,桑某明组织程某博等5名未成年人停止武术训练时,明知程某博对训练有冲突心情,仍运用戒尺停止惩戒,后要求程某博持续训练。

男童程某博

登封市人民检察院称,训练进程中,在未采取无效防护措施的状况下,桑某明指挥程某博完成具有风险性的“平蹬”举措时,致程某博倒地苏醒,后经抢救有效死亡。经鉴定,程某博系头部遭到外力作用惹起硬膜下血肿死亡。

登封市人民检察院以为,桑某明过失致人死亡,其行为冒犯法律相关规则,立功现实清楚,证据的确充沛,该当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追查其刑事责任。

2021年9月17日、10月13日,该案在新密市法院经过两次开庭审理。针对检方以为该当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追查桑某明刑事责任的意见,男童家眷及代理律师持不同的意见。

登封市人民检察院以为,该当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追查桑某明刑事责任。

程某博家眷诉讼代理人、北京京谷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长青提出,依据现有证据、程某博病历、相关专家意见,不能扫除桑某明对程某博施行殴打的成心损伤行为,不能扫除桑某明构成成心损伤罪的能够性。

程某博家眷另一代理人、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也说,该案案发于2019年10月,桑某明直到近一年后的2020年6月才被采取强迫措施,在很长一段工夫内,此事并未被立为刑事google voice 号案件侦查,招致桑某明有充足的工夫串供等,该案相当局部证据湮灭,令人遗憾。

在此前的一审讯决书中,新密法院指出,桑某明的武术资历等级证书临时未年审,且无办学资质,以武术教练的身份租用训练场,违规招收先生停止武术训练。

新密法院以为,桑某明在训练买的google voice进程中,强令年仅七岁的未成年人施行风险的训练举措,未尽到留意义务,未采取无效防护措施,致人死亡,其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关于程某博家眷及代理人提出“应认定桑某明行为构成成心损伤罪”的意见,法院称,在案证据不能证明桑某明施行了惹起被害人死亡的成心损伤行为,且其提供的证据亦不能证明桑某明构成成心损伤罪,对该意见不予采用。

新密市法院以为,桑某明过失招致未成年人死亡,可酌情对其从google助理voice重处分;桑某明到案后照实供述立功现实,依法可对其从轻处分,“判处有期徒刑6年。”

一审讯决后,桑某明、程某博家眷均不服,单方均提起了上诉。程某博家眷以为,应以成心损伤罪追查桑某明刑事责任;桑某明则以为,原判量刑过重,应在三至五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量刑。

郑州中院表示,本案应惹起家长、教练、管理机构及社会群众警醒并引以为戒。

李长青律师提供的郑州中院二审裁定书内容显示,郑州中院以为,桑某明虽有一定武术特长,但并无办学资质,招徒训练已属守法;训练中强令未成年被害人做风险的训练举措,未采取无效防护措施,未尽到留意义务,致人死亡,其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综观桑某明对程某博的超纲训练、迅捷求救进程,可见其虽出于培育学员动机,但复杂粗犷、拔苗滋长式的错误管理教育方式致儿童死亡,其自己亦因而获罪。”郑州中院在二审裁定书中表示,本案应惹起家长、教练、管理机构及社会群众警醒并引以为戒。

郑州中院以为,原判认定现实清楚,证据的确、充沛,定罪精确,量刑适当,审讯顺序合法,决议采纳上诉,维持原判。

此前报道:

7岁男童武校习武死亡案开庭:涉事教练赌咒没打过,只拿尺子惩戒

7岁男童登封武校习武死亡 教练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起诉

7岁男童登封武校习武死亡 警方再出鉴定意见:头部遭钝性外力致死

发表评论